无百友致敬

深白果味:

“我们要在倾盆大雨后照耀进来的第一缕阳光下接吻” 



just相信自己不会被屏蔽(坚定)

好吃

Liquor 无冕‖浮枉:

双枪.云皮赵子龙.图源网
若你把自己送给我.我就把这片野区的野都送你.

又是场对阵恰巧有逢他,微眯着眼看着火红的长发被高高竖起银枪执手滑落在空气中划出利落漂亮的弧线.

韩将军可是漂亮.

嘴角略微上调,举枪挡住他人进路,开口低哑弯眸着略带些许笑意忽略过脸颊上阵阵滚烫之意

“你能不能把自己送给我.”
“我把我这边的野全送你.”

白鹊糖(填坑)

“桃花陈酿意微酣,良药苦口于心安。痛饮一坛今朝酒,冷落斯人落半碗。”李白躺在一棵落叶桃花树根处,嘴角遗留一抹红,手里酒坛十里飘香,正好不惬意地眯着眼看着面前神色冷峻透寒,面如冰霜,气势凌人的青年即兴吟了一句诗,随即又给自己灌了一大口酒。舔舔嘴唇看见未说一句话语,于是一个起身把人圈进怀里又躺回树下,扁鹊在右,他在左。李白侧着身子把酒气都吐在扁鹊的鼻翼之下,他戏言道:“鹊儿不陪李某喝一杯吗?”
嬉笑两句之后扁鹊终于闷声开口了。
“养伤期间禁酒。”
“知道,知道。”李白不知听扁鹊说了多少回,但每次都屡教不改。因为啊,一喝酒他待在扁鹊的时间就会延长了。这样,他便可以每日和他心爱之人在一块了。
“下次可要听。”扁鹊蹙眉把围巾拉高并把李白的脸推向一边,他着实不喜酒的气味,辛而辣。扁鹊抬头看了天色,“晚点我给你配一剂新药,不苦,你应该喜欢。”
……
语落良久不见人回,扁鹊奇异看向李白,发现他正一脸认真盯着自己。
四目相对,其中似有一股暧昧的气氛萦绕在两人之间,越聚越浓,黏稠的不能自拔。
打破安宁的是李白,他正色地用双手包裹住扁鹊单薄的双肩朱唇轻启:“越人,你的要求我都会做到。”
“但是你知道…我喜欢你吗?”
再看向扁鹊,他眼神深邃,不明心思。又是一阵沉寂,最终他叹一口气,把围巾解下,露出一个他最大限度的笑脸。他道:“知道。”说完将围巾给李白戴上,并帮他顺了几下他如杂草丛生的赭发,眼神柔软起来神色坚定地告诉李白:“我也是。”

放一个坑,有人支持就写下去。

糖x(文笔已死)

2018.06.23
06:38
是青莲不是清廉:
在吗?

2018.06.23
12:12
是青莲不是清廉:
小医生?

2018.06.23
18:09
恶医:
嗯。

是青莲不是清廉:
小医生你可上线了!我等你好久了!

恶医:
上课没空。你都不用上课的吗?

是青莲不是清廉:
上啊!可是我很闲啊…老师说的我都懂了。

恶医:
哦。

是青莲不是清廉:
哎,小医生。我们认识这么久了,我都还没见过你的样子呢,发个照片看看?

恶医:
不要。

是青莲不是清廉:
那…我们视频视频?

恶医:
不要。

是青莲不是清廉:
小医生好冷淡噢:|

恶医:
哦。

……

屏幕前的扁鹊捧着手机看着对方发来的话语和颜表情回了他一句“哦”,嘴角忍不住勾起了一丝含着笑意的弧度。然后手指飞快在屏幕上点击着。他写道:总有机会见面的。
扁鹊没有发送这个信息,等着李白的反应。
可是这回李白没有秒回了。
直到过了五分钟后。

……

2018.06.23
18:48
是青莲不是清廉:
我知道你和我一个学校。

是青莲不是青莲:
我也知道你是哪个年纪哪个班的。

是青莲不是清廉:
你知道吗?我想见你。

恶医:

……

看着李白发的东西扁鹊表示他不知道李白又在发什么神经了,随后,他的手机电话响了。
看了眼是未知电话犹豫两下接听了电话。
刚把电话凑近在耳朵旁,就听见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
“开门。”
扁鹊不明所以,秉持着沉默。
“小医生,是我啊。”
听到着,扁鹊明白了原来是李白打过来的电话,但还是斟酌着要不要开门。
“小医生不开门的话…我自己进来咯。”
电话被挂断,扁鹊听见门口咔擦一声,门被打开了,出现的是一个白衣俊逸的少年。
那个少年看见扁鹊就笑了,笑得很好看,像太阳,他张开双臂走向扁鹊一把抱住他。
“小医生,我们见面咯。”

黑化(大概是糖)

以前的文,在别的地方发过。
删了最后两段,结局自己参悟。
谢谢观看。(≧∇≦)ノ

李白上一世死得很惨。他是被主宰当作美味吃掉的。那时候系统出现故障,泉水复活能力消失了一阵子。系统把消息放出来后,双方英雄都很明了地没有战斗,因为死了就没有复活了,没有人会冒这个险。巧的是当时李白正残血打主宰,发了很多消息给队友求助,结果队友被系统这消息给吸引了注意,还没赶到,李白已经被主宰生生活吞了。

那时的李白是痛恨的。因为他亲眼看见自己被主宰用那锋利的尖爪撕开自己的皮肤,在自己胸膛上挖掉一块肉只剩下一个窟窿……

“疼吗?”主宰开口叫问,因为这次的bug,是他有了意识和更强大的战斗力,不过很快就会被系统给清理掉了。但是,他可以趁这个机会把李白给虐杀掉。

对于主宰的问题,李白没有回答,一个动作也没有。因为他已经被疼痛折磨得说出不出话了,但是脑子却异常清醒。

“不回答?”主宰犹如恶魔的声音又响起,他撕掉了李白胸膛的肉后扯断了他的四肢,用他锋利如刀的尖爪插进肉里扣进骨髓,再用力一划。

疼痛就如潮水一般淹没被重石压住的可怜人,李白突破限制喊破了喉咙。

疼痛之余,他居然还能清晰听到血肉被撕开血涌出的声音、主宰大声咀嚼肉块的声音,更有浓郁锈透的血腥味缠绕鼻头 、以及殷红的血渗入眼睛一片地狱的颜色……

“我是食物者啊!我天生就是吃人的!要不是系统,你们都是我的食物!哈哈哈哈!”这是强者对弱者的嘲笑,但是偏偏只有李白一个人承受身体上和精神上的痛苦。

“为什么我不是食物者……”李白痛恨自己不够强大。

“你问为什么?”主宰接着在伤口上撒盐,“本来就是弱者,还被一群怕死的队友抛弃,你不可悲吗?”

“可悲……”李白没有理由为他的队友辩护,或许主宰说得对,他们都是贪生怕死的人。

“呵。”李白最后一声笑被淹没在主宰嚼着李白的骨头的咔嚓声和主宰的讽刺笑声中。

如果有来世,我要做一个食物者。(这边我逻辑满分)

然后,李白就重生了。

睁开眼明白自己重生后的李白疯笑着给自己灌着忘愁的桃花酿,他喷了一口酒到他的爱剑上,用手帕轻轻擦拭。“如果有来世的话。”

又是一局匹配,李白快速地杀掉了野怪准备大招,然后直向主宰而去。当然李白还是残血,但是他已经变强了不是?

所以当李白成功杀掉主宰复仇后,心中的快感和嗜血的兴奋因子一跃而出,李白忘情大笑。

但是他没注意到旁边草丛的扁鹊。

扁鹊不知道这个人什么毛病,但是鉴于他是队友,还是奢侈地给他放了个回血技能。

放了技能后,李白就能看见扁鹊了。他恶劣地扯住扁鹊围巾把他摁在石头上,剑就这么割破围巾抵在了扁鹊的脖子上。

扁鹊蹙颦了一下,随即立马推开了李白,站在一旁给李白下了个定义:这个人是真有毛病。然后理理围巾等技能冷却结束又放了个回血技能给李白。看到李白的血量达到三分之二后,扁鹊走了。

留下一个李白,在平静的河水中站立。但是水面上,倒映着的,是李白有些疯狂扭曲的笑脸。“有趣。”

自从那次匹配开始,李白就伪装成他以前那谦谦君子的模样,把因刺激而病态的心理隐藏起来,开始疯狂地接近扁鹊。

刚开始扁鹊还是很冷淡,对他表示可有可无,到了最后,他们成了最好的伙伴。

直到那天李白把扁鹊灌醉,他看着扁鹊因醉酒而潮红的脸,举起的剑又放下了。辛辛苦苦钓来的猎物,怎么能这样不完美的杀死吃掉?李白不忍的想,或许也可以换一种美丽的吃法,美味的要留着好好品尝不是?

继续吃白鹊糖x

扁鹊最近特别不喜欢出门,不过谁都不好奇他在家干什么。或许无非就是研究一下什么奇奇怪怪的草药吧。

不过最近发生了一件大事,李白剑仙不见了!这可苦了狄仁杰衙府大人,每天都在寻人。当然还有一众仰慕李白的小姑娘乱了心情。

不过扁鹊对于他们的举动可是不闻不问,然后钻进了他医馆下面的地下室。

那里,可是有着他最宝贝的东西。

白皙的皮肤被抹上绿色的汁液,这样可以保住皮肤不溃烂长尸斑。微隆的小腹下面被灌满了恶心的白绿掺合的黏稠药物以保住身子不会被蛆驻食。(←这里描写废)所以,这具尸体会保存着他原本的模样很久。

“李白啊……我们会在一起很久很久的……”扁鹊轻轻搂住了李白的尸体,把他灼热的唇印在尸体白净的额头上后抬头说道。眼里满是深邃。

每一天,扁鹊都会抽出三小时来照顾李白,为他擦拭身子,给他讲述一些有趣的故事,给他喂些酒水……天天如此的他以为日子也许就会这么过下去了。

但是这样独角戏的日子直到那天被打破了。

那天扁鹊出门采药,回来时听见了路人谈论着李白剑仙回来了!然后路人就看见扁鹊像是发疯了一样冲回了医馆,路上撞翻了不少行人和小铺子。

急匆匆回医馆后扁鹊推开地下室的门,瞬间一股酒香迎面袭来。扁鹊在看到屋内景色后瞳孔收缩跌坐在地上。

后面他就被人狠狠地扔在床上,头被按住动弹不得。

“小医生,你还喜欢我吗?”

复活之术,炼成了。李白复活了。

扁鹊头被摁在床上,脸被埋进床单里,看不见李白。但是他没有管,因为有让他更在意的事情。

“李白啊李白……”扁鹊像魔怔一般痴痴呢喃着李白的名字。然后开始轻笑起来,笑着念李白的名字。

看着扁鹊此时的行为,李白心疼地微蹙了眉头,还是选择没有说话。

这样尴尬的气氛就这么保持了几分钟,扁鹊从笑着变成了痛哭。他哭着说,“活着就好……”

听到扁鹊这话语李白心更是疼了起来,是,是他先离开的。但是,他们真的回不到过去了……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他了。

他虽复活活过来了,但是其复活的代价就是身体的腐坏。从复活的第一天开始,从内到外的腐坏生蛆。然后慢慢的变成比尸体更恐怖的糜烂的挂着腐肉的骷髅人。别问李白怎么知道的,他不想扁鹊看到他日后的模样。

“我在小医生眼里应该是帅气的模样啊……”李白开口,声音如此的沙哑和不忍。

“不……只要是你……”扁鹊的话语中没有了平常的冷漠和拒人千里之外的气质,而是伪装着坚强的声音,李白听着心中又是一阵钝痛,像是被刀切开心脏。

“可是……”李白想继续说什么,但是扁鹊挣脱了他的限制抱住了他。“说好的,不分开……”

听到这句话李白眼角流下了晶莹的泪珠。是啊,许诺了一生,又怎敢分开?李白笑了一声,回抱住扁鹊,“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我们不会分开,不管你我变成什么样。”

白鹊糖,不解释。

x现代x
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扁鹊慵懒地躺在自己独立的工作室里的椅子上,双手分别扯掉沾满殷红鲜血的医用手套扔到垃圾桶里。

门外过往回家的医生小护士几乎都停下脚步跟扁鹊道别并且献上祝福。不过对于这些热情,扁鹊都很冷淡的挥挥手算是回敬了。

天花板上惨败不已的风扇咿咿呀呀地挣扎着,角落里的闹钟的滴答声也在这一片凄凉之地显得突兀。太阳已经被地平线淹没,只剩下几缕骄傲不肯散去的余阳,幽暗淡黄的灯光亮起了。

一片和谐之中,扁鹊一个人享受着安宁。

“明天就是国庆了…”扁鹊动了一下疲惫的眼皮如是想道。“那又和我有什么关系了…只要不加班,管他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扁鹊就这么躺了一壶茶的时间,祥和中一个身影悄悄降临了。

李白踏着轻巧的步子来到扁鹊身后,看到他闭眼小憩的样子嘴角扬起了微笑的弧度,从袋子里掏出一面火红的旗帜小心翼翼地盖在了他的脸上。然后附身凑到扁鹊的耳畔,用他温润磁性的嗓音开口唤道:“小医生…起床咯。”

“嗯…”被李白唤醒的扁鹊无意识地抖动了两下他浓密且卷长的睫毛。接着他缓缓睁开了眼睛,然后被一片炽红给灼烫了眼。

李白看着他慌张把国旗扯下随即反应过来恍然的表情忍俊不禁地笑了,心想小医生真是可爱极了,于是在他唇上印下一吻,“小医生,国庆快乐。”